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我为祖国普查水资源

发布时间: 2019-10-25 12:02:00 来 源:

  我为祖国普查水资源

  文/朱厚铭

  为遵照周恩来总理生前提出:“一定要搞清全国水文地质情况”的指示。因此,从上世纪1977年初起,江西省地矿局,原九0一探矿工程大队(下称九0一队),和全国地质系统各兄弟单位一样,开展了1/20万区域水文地质普查。工作(下称普查工作)。其要求,是由九0一队和江西省地矿局水文地质大队吉安队(下称吉安队)联手合作,共同开展对吉安地区(按国际分幅的吉安市幅)7332平方公里范围中所有县的普查工作,吉安队负责吉安、泰和等县;九0一队负责莲花、宁岗、永新和安福等县及井冈山地域。

  要开展如此大规模的全国性普查工作,人才奇缺。但在总理的指示,刻不容缓。祖国的需要,不可延误。可不,以探矿工程项目为主体的九0一大队,水文地质工程技术人员,仿若稀有元素。满打满算,只不过10余位技术人员,而且都是40岁出头的中年人。还要保留一部分技术人员负责几个矿区的水文地质工作。因此,只能抽调6位技术人员去奔赴普查工作的第一线。

  显然,单凭这6人要完成上述诸多县的普查工作,可谓纸上谈兵,无以应对。6位同志正担忧的关键时刻,却感动九0一队党委领导班子,党委领导班子成了他们的坚强后盾。首先在弥补人员不足的问题上,他们动了一番脑筋。如除向赣州地质学校要求分配5名在“文革”后培养的水文地质专业人员(实习生)外,还招收了8名具有高中文化的职工子弟。这样作业人员又增加了13位年轻人。说实话,当年对这些年轻人是要到实践中去边工作、边培训。这就增加了6位技术人员的负担。我当时认为,还是人多力量大,只要重视了对他们培养教育,他们的业务技术水平能得到尽快提高,就可以胜任一部分工作,就能撑起一片蓝天。

  人员增补了,再考虑到即将整装待发的交通运输工具。除了每人发给了一部“凤凰”牌的自行车(后来车子坏了,又换了地质部配发的自行车),还配备了一辆解放牌的大卡车。这样,走南闯北全都靠它运载行李和测量设备。同时,还为了接送工作在山高路远的普查人员,又专门配备了一辆轻巧漂亮的小吉普车。

  普查人员一共19人,统为一个大组,由王子岑同志任组长。下设两个野外作业组和一个内业综合组。我是野外作业组的组长之一。尽管如此,仍远不如水文地质专业含量高的吉安队。

  可谁能料到,九0一队这个弱势普查组,最终,居然奇迹般的令人刮目相看。因普查工作从一开始,两队是同时起步,又在同一时间,历经六年半,完全搞清了全区7332平方公里国土上的水文地质情况。这是祖国960万平方公里的一大组成部分啊,我们没有辜负总理对我们的殷切期望。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这次声势浩大的普查工作中,九0一队和水文队吉安分队两队协同作战,并驾齐驱,同铸辉煌。

  神奇的是,一个人数不足一个排的普查队伍,能同时与兄弟强队同样达到了高水准。这其中所付出的代价肯定要比人家多几倍。也就是说,在工作上一人要顶两人用,在时间上一天要干两天的活。为了加快普查工作的进度,有许多同志放弃了不少节假日。实干、巧干、拼命干就是他们的工作作风,几乎都成了“拼命三郎”。

  普查工作已过去了42年。但往事历历,回想联翩。于是我想回顾当年为祖国普查水资源的全过程中,虽未做出过任何惊天动地的事迹,但确实尽了自己力所能级的最大责任。首先是我当野外作业组组长的事情。组长虽小,但责任重大。有道是:“四两拨千斤”。我一共带了4男3女,7个年轻人。他们的年龄都在25岁左右,正处谈婚论嫁的年龄段。为此,我想到自己既是他们的组长兼老师(但他们都习惯叫我师傅),甚至还要当亲爸。因他们自己常在我面前念叨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道理,所以我的责任,除传授给他们地质知识,还常唠叨着,要他们先学会做人。看来,我这个婆婆嘴还真管用,他们都听了我的话,把个人的私心杂念抛到了九霄云外。在普查工作圆满结束后,我一个个参加他们的婚宴,喝上了他们的喜酒。

  男孩子都是跟我跑野外,女孩子有时个别轮流安排在住地,对采取的水样进行化学简分析,为了工作需要普查组驻地配有水质分析箱,全分析样都送中心实验室化验。

  对年轻人的培训没有固定的教室和课桌。而是在大自然里进行。大千世界里的山山水水,就是他们最好的教科书。并在培训中,发现有拔尖的学员,尤其对读过地校的,就放手让他去带组,形成一个个派生作业组。当然,对带组的新手,有复杂的地质现象拿不准时,我会亲临现场帮助解决疑难问题。这种派生出多个作业组的做法,不但提高了工作进度,而且减轻了我工作上的负担。

  身为组长,我做到了以身作则,事事带头。因为我时常想到可爱的祖国,便能勇于担当,吃苦耐劳。我们是战斗在井冈山地区这块红土地上,脚踏的是毛主席当年带领红军走过的路,受的是革命传统教育。六年半的时间里,我每天带着年轻人早出晚归,风雨兼程,白天顶着酷暑严寒跋山涉水,晚上回到住地,还要挑灯熬夜,整理当天从野外收集来的原始资料。为了工作,我几乎忘记了节假日的休息。期间,妻子一次身患重病,打电话到队上找不着我,因此没能陪伴护理她,心感愧疚。这事被大队党委书记(后为江西省煤炭厅副厅长)金万和知道后在职工大会上表扬了我。1977年年底,金书记带领全队中层领导干部乘着解放牌卡车到各分队巡回检查和慰问,当来到普查组住地时,一见到了我,便前来跟我热情握手说:“老朱,你今年表现很不错,在普查组起了带头作用”,接着对在场的同志说:“你们要向老朱学学,学习他把心思全放在了工作上。”面对金书记的夸奖,心里觉得受之有愧,因为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此后,我被连续评为1977年和1978年“抓革命,促生产”和“为创建大庆式地质队”先进工作者。还连续多年出席了大队双代会。

  六年多的时间,普查组在突击工作中顺利完成了各项工作量。也与当地政府干部和群众的大力支持和热情帮助分不开的。我们每到一个县,县政府都会为我们开具通行证。通行证上还特别强调,要求公社和生产大队要予以热情接洽,和妥善安排膳宿。更难能可贵的是我们每到一处,都有领导或村民为我们带路,甚至有的公社的一把手亲自出马,为我们带路。主要是报告泉水点的具体位置。这样既避免了我们走弯路,又节省了工作时间。相互建立了“鱼水情”关系,我们也常会和他们拍照合影,留作永久的纪念。

  反过来,我们同样会支持农村工作,为了遵照毛主席“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的指示,除了根据当地公社和大队的需要,编绘了水利规划图。还查明了各类型水库的病害处和其治理方案。特别是在我们每搞完一个县的普查工作后,都会根据收集和掌握的水文地质资料无偿的为该县编绘水资源利用规划图。为此,我将亲自为莲花县编制了一幅图名为“江西省莲花县水资源利用规划图”。将深奥的地质术语,采用了以通俗易懂的语言,方便了当地干部读图。有一年,在江西省召开的一次全省各县农业工作会议上,此图挂在了会议厅的墙上,颇具特色,便引起了几个县的县长注意,其中一位县长满意而笑容可掬地说:“这幅图不但能看懂,而且利用价值高”。有的县已要求复印带回去参考。待会议结束后,九0一队主任工程师王道刚,到普查组传达那次省里召开的农业工作会议精神时,还提名表扬了我编图的新创意。

  回望过去,在六年半的普查工作中,攀爬过多少座大山、登上过多少座海拔最高的巅峰。虽然已记不清其准确的数字,但那些美好的回忆和感触至今仍在脑海里回荡。我所带的那些男女娃子,一个个都是好样的,都是祖国的好儿女。他(她)们都始终随同我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跋山涉水中不论有任何艰难险阻,从没有叫过苦,掉过队。为了纵观我们所普查的几大县的全貌,常常攀登上县与县的几处分水岭的脊梁上,从这县眺望着那一县。工作地的山岭留下了我们的斑斑脚印、洒下了我们的汗水。尽管人都说:“干地质苦”但我们都觉得干地质苦是苦,但苦中有乐,乐在其中。为了祖国,为了落实周总理的指示。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责任编辑: 胡建卿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