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我在地坛祝福祖国

发布时间: 2019-09-11 09:49:00 来 源:

夏 磊

  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对于祖国和家园的概念常常离不开土地,小时候读书就知道中国幅员广大资源丰富,这正是我们最引以为荣的。加上在农村长大,乡下孩子从小就懂得家里的所有吃穿用度都来自生产队分种的那点田以及门前的自留地。所以,我在地质大学读书那会儿,比较喜欢的事就是骑着自行车去地坛转转,仿佛那里是可以和大地说话的地方,当时地坛开办了地坛书市,也不收门票,于是中秋国庆节这段时间我都会在那个园子待上几个半天。
  那时的地坛公园其实很冷清安静,高高的柏树和一丛丛杂草把园子弄得有点冷清,而国庆期间却是热闹非常。我总在脑子里遐想着从前皇帝来祭地时的情景,他们当时就在我眼前这地方走过。有很多次,我会情不自禁地在心里祷告,为我的那个有着肥沃的土地当时却并不富裕的家乡。虽然我知道这可能没什么作用,但如果所有的人都这么诚心祝福,那会不会就能凝聚起一种力量呢,毕竟土地是我们共同的和唯一的家园,我们在大地之上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人神共知的,即便感动不了天地,能够感动人也是值得的。
  毕业后我才知道,我当时在地坛胡思乱想的时候,已故作家史铁生先生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坐在轮椅上思考关于生命的问题。那么今天,时隔二十多年的这次重来,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已早成绝响,地坛还是昔日的光景吗,它带给我的还是当时的遐想吗?读史铁生的《我与地坛》时我总会想起我在地坛的那一点点时光,以及后来这么多年走过的路。应该说没有人能够哪怕有一刻离开土地,而我从事的地质工作则不但需要时时刻刻走在大地上,而且还要心心念念地聆听着大地的声音。我愿意和大地一直保持着这份亲近,这似乎是一种本能。大地是一切,它几乎是万能的,而人在大地行走最终还是要回归大地的。土地滋养了无数生灵,万物最后又以不变的质量重归大地,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轮回啊!人在这个世上走的时间越长走的路越多其实离土地就越近,正如史铁生说的,太阳每天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人拄着拐杖向夕阳走去,然后有一个孩子就会从山的那一边走来。那么像我这样跟大地那么贴近,生命的一部分早就融入了自然之中,生命当然也就永远不会陨落,它会以一块矿石或一棵树的形式留在这个世界,而那棵树也会因此而容易活,那块矿石也该有着不一样的属性吧。走过那么多山山水水,也留下了许许多多足迹,人生已经很是不枉了。那么今天又回到地坛,我想完全可以把它当作是对大地的一个回访并且带着一份诚挚的感激,我想这应该是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做的。
  去地坛的时间是六月,京城的天空是清清朗朗的。这一段时间日照时间最长,我早早地就来到了地坛。天蓝如洗,草绿如茵。高大的牌坊后面还是那条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的路。方泽坛依然无比恢弘地昭示着“天圆地方”和“天青地黄”,一种庄严不禁从心底慢慢升起。站在方泽坛我想,这一块祭坛所要传递和辐射的福祉绝不是通过鼓乐声音来实现的,一定有一种介质可以把我们心里想的东西输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并且这样的感应并不会因为距离远而衰减。于是我又想到,就在方泽坛的西南边的黄河岸边还有一个更古老的祭坛“后土祠”,正是它们从时间上把古代和今天、在空间上把北方和中原那么自然地维系在了一起。
  山西万荣的后土祠供奉着我们民族最古老的后土圣母,那里的祭祀要上溯到四五千年前。那儿有轩辕黄帝“扫地为坛祭后土”的地方。汉文帝在公元前一六三年在此地建造了后土庙,这应该是最早的一座正规的土地祭坛了。而那时也正是“文景之治”的开始时期,这大概不能说是历史的巧合,一个起始于农耕文明的人群对土地的感恩是天然的,他们设立了祭坛,然而所有的祭祀还是为了在大地上活着的那一群生灵,只是他们不像我们今天提倡“节约和保护”,他们需要的是每年的好收成。
  那是一个适合平民生活的年代。《史记》记载,汉文帝连续十年自己亲自耕作打出粮食用来祭祀土地。他说:“农,天下之本,务莫大焉。”后来汉武帝刘彻延续了文帝的衣钵,文治武功,奠定了华夏版图。他在公元前一一三年到山西后土祠祭土,写下了流传至今的《秋风辞》,“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后世学者大多认为这是汉武帝感时伤怀的“悲秋”之作,其实字里行间无处不流露着对于生命的礼赞以及对脚下大地的留恋。 
  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园子里走走停停,这个上午我听到了很多好听的声音,比如人们跳广场舞的舞曲、鸽哨、蝉鸣,还有老人们亲切的京腔,安静下来以后我忽然想当年地坛祭祀的时候他们唱着怎样的歌曲呢。也许已经没人知道更无法重现了,我们已经不太习惯这样来表达敬意,我们在地坛找到了许多能让自己幸福的方式。时近中午,园子里的人少了许多,忽然一下重归肃穆,我想,一阵喧嚣之后还是应该把安静还给地坛,我们可以用一些欢快的形式来表达对于生活的热爱和对于大地的感激,而大地在承载了一切之后或许也需要得到休养。
  人类常常炫耀已经能够预知风雨雷电,可同时却失去了对自然和神明的敬畏;我们的心里好像能够装得下整个世界,可我们的双手却留不住一丝光阴。真的没有什么理由去嘲笑我们的先人并把祭祀当成迷信了。也有人怀疑过我们民族的信仰,的确,对于生命的终极认识上我们一直没能达成大体上的统一,那么即便是本着实用主义原则,我们也都明白,大地是我们的最后归宿,生命还会在大地上进行另外一种组合和存在,完全可以建立一种基于大地的共同的信仰,谁能说我们今生在大地上留下的足迹不会影响我们的出世和轮回呢。懂得珍惜土地,生命才有尊严。
  如今,我们懂得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的初心就是使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大地的召唤人民的召唤就是我们的使命。发自内心的使命感就是我们地矿人持久的信念和力量。
  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已近金秋十月,这是一个举国欢庆建国七十周年的时节,忽而想起秦兆阳在《大地》里有两句诗,“最应该感激的最易忘记,谁诚心亲吻过亲爱的土地。”我想,对于祖国的热爱和对于家园的情感我们有很多种表达方式,用一首歌,用一篇诗文,用一面蓝天下鲜红的旗帜,或者陪着老人听他们回忆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同时我又想,我们所有的歌和文字,还有爱和生命都生长在大地之上,那么,总有一些热爱和情感应该要送给亲爱的祖国的亲爱的土地。虽然,我不懂得古人如何祭祀土地,但我愿意在心里建立起对于土地的崇拜,对于环境的敬畏,我愿意像在地坛那天一样,在正午的阳光下,在方方正正的祭坛上诚心地致敬和怀想。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