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我的渡口情结

发布时间: 2019-08-07 10:14:00 来 源:

张小兴

  我的家乡在于都河畔,与县城隔江相望。连接两岸的渡口,便成了我心中永远的情结。 
  小时候的我,对县城的热闹繁华充满着向往。母亲进城办事,我总喜欢跟在后面,坐上小木船,渡过于都河,来到县城凑热闹。在城里,母亲会变得慷慨许多,总会买几颗水果糖或一根白糖冰棒,表达爱子之意。小心愿得到满足之后,我便会说上一声“在渡口等”,跑去与小伙伴们汇合。嬉戏打闹,爬树掏鸟窝,或到河边挑选几颗圆润的小石子,玩打弹子的游戏。玩累了,老榕树那凸出地面的根,就是我们的休闲躺椅,躺在上面,数江面船只,看匆匆行人……只有母亲办完事返回了,才无奈地离开我们的娱乐场,跟着上船回家。
  懂事了,才知道这平凡的渡口有着不平凡的故事。85年前,8万6千红军分别从8个渡口跨过于都河,离开根据地,开始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渡口见证了于都人民无私奉献、倾力支援红军的动人场景:
  为响应大规模“扩红”运动,在红军长征前夕,1.6万名于都儿女参加了长征。同时,还组织上万民工随军出征,为红军提供后勤保障。
  为筹措红军给养,家家打草鞋捐粮食。在红军长征前夕,筹措粮食8万担、草鞋8400双、钱款62500元。
  在渡河的四天时间里,为了不被敌人发现,于都人民出动上万劳力和800余条船只,协助红军每天下午4点开始架设临时浮桥,通宵渡河后,第二天早上7点前将浮桥拆除,不留痕迹。如此反复,拆搭浮桥共计15次之多。
  时任党和红军最高领导核心“三人团”成员之一的周恩来,当时曾动情地说:“于都人民真好,苏区人民真亲”。
  时任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政治委员、开国上将杨成武,在他的回忆录《忆长征》中深情地写道:“这是一个永远也不能忘怀的场面”。
  因为这次远征,这个平凡的渡口,便有了一个光荣的名字:长征第一渡。其实,在那饭都吃不饱的年代,人们对这个渡口似乎并不太关注,渡河的船只还是几十年前使用的小木船,上岸的坡道还是跟几十年前一样的土巴坡道。不同的是,每当我走过渡口时,多了一份严肃和庄重。
  改革开放了,我也考上大学,在外地读书。毕业后,直接分配在外地工作。回家的次数少了,但对家乡的变化,特别是对渡口的变化,有着更为深刻的感受。于都人民把伟大的长征精神内化于心,外化于行,自力更生,团结奋进,使于都大地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渡口也紧跟改革开放步伐,由原来只能乘坐几人至十几个人的小木船,更新为用柴油机为动力的大机动船。既增加了承载能力,又提高了安全性。在启用新机动船的头几天,我总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没事也上船乘坐几个来回,享受变化带来的喜悦。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经济水平的发展,百公里长的于都河面上,先后建造了8座跨江大桥,连通着两岸近3000平方公里土地,彻底消除了两岸民众“隔河千里远”的苦楚。渡口,从而失去了“摆渡过河”的功能。
  昔日繁华的渡口,就这么淡出人们的视线吗?没有!伟大的长征精神早已烙印在这块红土地上。勤劳智慧的于都人民,依托革命旧址,全力打造“长征”品牌。把坐落在县城原南门渡口、西门渡口、东门渡口的跨江大桥分别命名为“红军大桥”“长征大桥”“渡江大桥”。1996年,在当年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出征的东门渡口,兴建了长征第一渡纪念碑园,并于2009年改造扩建为中央红军出发地纪念园,不仅成为市民亲水休闲的好去处,更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这个古老的渡口,以另一种崭新的姿态,继续融入于都百姓的生活。每次回到家乡,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漫步在滨江休闲长廊,找寻渡口的乡情记忆,总会情不自禁地伫立在纪念碑下,感悟渡口的沧桑巨变。
  今年5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于都,来到中央红军出发地纪念园。他强调,我们不能忘记党的初心和使命,不能忘记革命理想和革命宗旨,要继续高举革命的旗帜,弘扬伟大的长征精神,朝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勇前进。在这个渡口,中国共产党人又一次吹响了新时代新长征的号角,发出了新长征再出发的号令。这个古老的渡口,85年前见证了灾难深重的祖国走向新生的那次出发。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她仍将见证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新长征再出发。

  作者单位:九一六队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